昆明征婚网欢迎你的访问!

昆明征婚网

昆明征婚网
昆明征婚网

昆明征婚网 > 交友群 >

昆明交友网:最终,我还是因为钱离了婚

来源: 昆明征婚网 时间:2020-09-15 11:32

有人说钱能解决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五的问题,剩下的百分之五是因为钱不够多。

我一直认为这只是个玩笑不以为然,觉得只要夫妻齐心,钱从来都不是问题。

可没想到我最终还是会因为钱离了婚,经历了血淋淋的教训后才明白,生活,从来都是要用钱做基础。

01

西餐厅内,我控制不住情绪哇哇大哭,周围的人指指点点,服务员也赶紧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。

王昊轻轻拍着我的背,替我顺气,满怀歉意地打发了服务员。

今天试了十几套婚纱,我快累瘫了,终于赶在晚饭前选定,总算完成了一件重要的大事。

我特意拉着王昊来吃西餐庆祝一下,眼看着还有俩月就要结婚了,这个节骨眼上,王昊却给我抛出一个重磅炸弹。

“婚后我要抚养妹妹,并且非养不可。”王昊红着脸对我说。

“什么意思啊 ?”我惊讶极了,失手打翻了开胃酒。

他妹妹我见过两次面,今年23比我小一岁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

近期发生了什么大事吗?难不成是出车祸瘫痪了,呸呸呸,我强行打住自己的脑补听他说。

“妹妹之前交了个男朋友,我怀疑他对妹妹实行了精神控制,恋爱期间妹妹就曾为了他宫外孕大出血,差点丢了命,好在前阵子分手了。可分手后妹妹精神就受到了重创,刚开始偶尔恍惚,最近已经发展成不定时疯癫了,发病时最严重的一次,竟然想要拿刀自残。”

王昊低下头,声音越来越小,痛苦极了,看得出来他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。

没想到那个圆脸爱笑的女孩,竟然遭此磨难,我听得心都疼了,忍不住流泪起来。

一边是心疼妹妹受苦,一边是痛恨渣男,最主要的是我被王昊的责任心感动,他对妹妹情深意重,这是难得的品质。

02

我和王昊认识是一个巧合,我工作的电脑坏了,同事喊他来修,结果第二天又坏了,他只好再来修。

同事调侃他,再修不好给我们换个新电脑,刚好新电脑配我们办公室的新室花。

大家花枝乱颤笑成一片,王昊红着脸说保证修好,他包我一年的售后,怕我不信还主动加了我的微信留了电话。

后来他隔三差五地问我电脑有没有坏,一本正经的态度让我觉得十分有趣。熟悉起来之后,他就免费承包了我们公司的电脑维修。

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成了情侣。王昊为人非常用心,该承担的时候,出钱出力毫不含糊,也是这个优点成功地打动了我爸妈。

有一次我妈住院,王昊二话不说就给我拿了两万块钱,当时他一个月工资也才三千多,我感动得一塌糊涂,他也因此直接通过了丈母娘的考核。

我一直都以为他的家庭很简单,妹妹以后出嫁了,他也就跟独生子没什么差别,公婆是地道的农村人,对我非常热情周到,看得出家庭和睦幸福。

没想到他妹妹身上,居然还有这么复杂又曲折的事情,我都替他们冤,好人怎么净被坏人欺。

不过还好,以后有我们全家人疼妹妹,都说长嫂如母,我也一定会善待她的,我决定和王昊一起承担。

最终,我还是因为钱离了婚

 

03

临近结婚的时候,王昊倾全家之力在县城买了婚房,我家没有要彩礼,爸妈还给了我八万元做私房钱。

婚后一家人齐心协力过日子,公婆勤勤恳恳在家务农,我和老公也争气涨薪,一家人的生活水平稍有上涨,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我和王昊每个月按时往家拿钱,妹妹病情基本稳定,只要按时吃药,生活也能自理,这点令我们都松了口气。

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是,随着我儿子出生,平静的生活被打破。

生产后王昊把婆婆接来照顾我,妹妹也一起来了,我心中暖暖的。

可家里多了两个人开支,加上孩子吃喝穿用,买个尿片都要钱,这一加一减生活瞬间就不一样了,我心里一下子有点慌。

更让我担心的是,这段时间许是因为孩子经常哭闹,导致妹妹心情逐渐烦躁起来。

我明显感觉到她情绪更不稳定了,遵医嘱加了用药分量后,效果却不太明显。

这天我上厕所回来,发现妹妹拿着枕头往孩子脸上捂,吓得我大叫一声,冲过来拉开她,她冲我笑笑,说跟孩子玩呢。

我心有余悸地跟婆婆说了这个事,婆婆竟发现妹妹每天都偷偷把药丢在床底,确定是病情加重了,王昊连夜把她送去了医院。

人是送走了,可先不说犯病这件事,单单病情反复的医药费,我就肉疼,这种有攻击倾向的,不算打针吃药,光一天的护理费都要300多。

加上她捂孩子的事儿,让我心里极不舒服,产生了芥蒂。

04

好在妹妹住院看了几个月,病情稳定好转后,返回老家有公公照看,而我家孩子也大点了,婆婆帮我带娃,我重入职场。

能多挣点钱,大家的日子才能好过点,毕竟公婆没什么经济能力,妹妹住院这几个月,把我和王昊微薄的积蓄掏了个大窟窿。

本想这一切就此可以平息,可谁也不知道明天与意外谁会先来。

下班后我洗手坐下吃饭,婆婆顶着红肿的眼睛躲躲闪闪,老公一脸颓相地三番五次欲言又止,筷子反复拿起又放下。

我无法再淡定的吃饭,直接开门见山:“王昊你有啥事?”

“我,我想把房子卖掉。”王昊鼓起勇气快速说完,眼睛不敢看我,头低得快埋进了饭碗里。

“啥?你抽风了吗?”我顺手把筷子猛地拍在桌上,这是想闹哪一出,难不成妹妹又出啥状况了?

“妹妹,今天忽然喝了农药,咱爸已经送去抢救了,钱还没交,莹莹我得救她。”

王昊说着竟给我跪下了,婆婆抱着孩子杵在一旁抽抽噎噎不敢吭声。

还真让我猜对了,这个不省心的,我头疼无比的使劲抓了抓头皮。

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和王昊拼命赚钱盼她好转,她竟然隔三差五出点新花样,对得起一家人的苦心吗?

我心里琢磨着这不菲的治疗费,还不确定搭上房子能不能救得活。

我有心想要反对,可转念又想到这房子原本就是婚前买的,如果王昊执意要卖,我还真讨不着好。

又怕妹妹万一因为这事有个好歹,人命关天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,不尽力一试王昊日后肯定会怨我。

我看看王昊,又看看婆婆,再看看孩子,挣扎着强行咽下心中的犹豫迟疑,无奈妥协。

最终,我还是因为钱离了婚

 


05

我们的房子紧邻学校,户型和楼层比较好,关键是价格足够低,已经升值到45万的房子王昊只要30万,第二天中介就帮我们找好了买家,迅速敲定。

我没想到的是,这三十万是远远不够的,重症监护室一天就是万把块,仅仅撑一个月,医院就重新发了催款单。

王昊找亲朋好友借钱,可大家唯恐避之不及,零零散散地给出几百几千意思意思。

王昊又气又急,可又没有办法,毕竟几十万不是小数目,搁到谁家都得好一阵凑。

最终他利用手机借贷和信用卡生生套了三十万出来,加上我们找遍了亲戚朋友借的,也不过是凑了四十万不到。

王昊拿到钱就全部交了医疗费,一分也没给我留,我心里很难受,我觉得王昊帮助妹妹是没错,可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孩子,原本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幸福,超额的负债让我连孩子的口粮也得省着来。

我找王昊沟通,想让他为孩子留点钱,他却跟我急了眼:“我就这一个妹妹,就是拼了命我也得救。”

“那我跟孩子你就不要了吗,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,你到底知道不知道?”

我恼得直跳脚,冲他怒吼一声,顺手抓起烟灰缸向他砸了去,烟灰缸跌落在他脚边打着旋儿翻滚,我这心里的火气也打着旋儿往上翻滚,气炸了。

王昊转身拿起外套便走了,连个眼神都没再给我,兴许他觉得我在无理取闹。

妹妹本就不该他养,这几年我本着夫妻情分共同承担,可如今他竟然对我和孩子全然不顾,不留后路地填补这个无底洞,一想到这儿我便心生绝望。

06

我偷偷找了主治医师,王昊前前后后交了那么多钱,我想要个真相,到底妹妹还有没有救。

医生说,救不好了,目前已经没有救治价值,花钱续命也只能是吊一天算一天,建议放弃治疗。

我知道王昊心里为难,一边是血脉相连的亲人,一边是无力负担的债务,相信他的心里防线已经濒临崩溃,更何况,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再凑到钱。

我悄悄把医生的话录下来,放给王昊听,想逼他认清现实,他痛苦地沉默着,半晌后答应我考虑一下。

我以为我的苦口婆心能让王昊有所动容,却没想到他早已暗度陈仓。

我给孩子屯的奶粉没了,家里实在拿不出钱,我想到了妈妈给我陪嫁的八万块钱。

原本我还和王昊说了,找机会给爸妈送回去,若不是逼不得已,我真的不愿去动这个钱。

毕竟从结婚开始,我没有孝顺过父母也就罢了,哪好意思再用父母的钱呢。

刷卡机提示我余额不足,我心里咯噔一声,暗觉不妙。

打电话向王昊证实,他支支吾吾地说:“不忍看父母整日以泪洗面,即使有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能放弃,所以先偷偷拿去续费了。”

我十分崩溃,但此刻顾不得跟他算账,孩子不能断粮,买奶粉要紧。

我想到了王昊用手机贷款,便赶紧用手机贷款来买奶粉,却发现我所有能借贷的额度都已用完。

王昊他可真敢啊,居然把我的手机也贷满了款,让孩子受苦就是要了我的命,他这是要逼死我啊。

我在这一刻,杀了他的心都有了,我疯了一样冲出去找王昊,这个点他肯定在医院。

最终,我还是因为钱离了婚

 

07

一路上我的眼泪不要钱一样唰唰地流,看见王昊的那一刻,我歇斯底里地冲上去撕扯打他,在他脸上狠狠抓了几道,瞬间就鲜血直流。

我揪着他质问为何要把事做绝,饿着孩子他会不会心疼,他用力推着我怒吼一声:“她是我妹妹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,我做不到!”

“你做不到看着她去死,就要把我和孩子都逼死吗?孩子也跟你血脉相连是你亲生的啊!”

我的心脏仿佛被巨锤碾碎,疼得无法呼吸,我扑上去发狠咬在他胳膊上,手上也拼了命地胡抓乱打,我心里恨毒了他,真想跟他同归于尽。

王昊被我咬打着,拳头握紧又松开,最终他垂下了头,一副任我打骂认命的样子。

直到护士把我们拉开驱逐我才松了口,由于用力过猛牙龈都生疼,可是我总归不能咬死他,他不止是我老公,还是孩子的爹。

我冷静后用手拢了拢疯乱的头发,彻底死心。他有他的信仰,我有我的坚守。孩子是我唯一的底线。

“我要和你离婚。”

不等他表态,我说完转身就走,来不及回味刚刚的这场恶战,我要去想办法找钱给孩子买奶粉。

我带着孩子回了娘家,妈妈知道情况后心疼极了,抱着我痛哭一场,要找他算账。

我拉住妈妈摆摆手,既然不能继续同行,那就放过彼此吧,就当是对相爱几年最大的慈悲。

趁着哺乳期内,我迅速找了律师起诉离婚,最终判决因妹妹产生的所有债务,全部由王昊承担。

08

在我起诉离婚期间,王昊妹妹在重症监护室吊了90多天的命,终究还是没能留住悄然而逝。我不知道这个结果王昊作何感想。

我只知道在这段婚姻里,我因为他救治妹妹一忍再忍,无论是经济还是精神都已精疲力尽,如今我情愿带着孩子净身出户,也不愿意再看见他。

也许这就是成年人的生活吧,苦难总是更多一些,我们只能各自吞咽苦果。

偶尔孩子熟睡,我看着那张渐渐和王昊重合的脸,心脏还是会隐隐钝痛意难平,我知道伤口愈合需要时间,而我也在努力学着遗忘这些过往。

婚前一直觉得男人有责任心是好事,后来才知道凡事过犹不及。

也许王昊永远不会知道,我从不怕和他一起吃苦受穷,但我不能让孩子跟着受罪,如果他能多为孩子打算一下做好安排,就算日子再苦我都会毫不犹豫陪他熬下去。

  • 昆明征婚网
热门资讯